您现在的位置:

首页 乡村文化

本站推荐

我们是万能的上帝-滕广明
来源/作者: 点击数:227 更新时间:2009-09-13

  不知是什么时候,时兴称消费者是上帝、顾客是上帝、病人是上帝、乘客旅客都是上帝。细一想,凡芸芸众生者,大都被称谓过上帝。何耶?因为被称谓上帝的,必须是腰里有一些血汗钱,当血汗钱归了那个自称不是上帝的人,上帝这名号也随那点儿血汗钱转了过去,自称不是上帝的人却成了上帝。

  不知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,将上帝这帽子扣到了自己头上,试试有些不合试,又转让给了咱这普通百姓。于是,上帝便成了唐僧肉,上帝便成了大土包,遇着土包不抓是有罪的。大凡把这唐僧肉割了,将土包骗了,这才说几句:“您是尊贵的上帝!”哄哄你了事,上帝嘛,就得宽怀大度些,何必与不是上帝的人计较。

  上帝何物?中国的上帝最早在《诗经》中的《大雅•大明》中提及。

  “……维此文王,小心翼翼,昭事上帝,聿怀多福。……维予侯兴,上帝临女(汝),无贰尔心。”

  外国的上帝是在《圣经》中提及,据《新约全书》载,上帝是基督耶稣的父亲,也就是救世主的亲爹,辈份够高了吧?公元一世纪,上帝派他儿子耶稣来到凡间,降世成人,这耶稣在天上一走的时候,也没有好好看看路程,误走误撞地来到了巴、以现在玩枪弄炮的地方,叫伯利恒,在此出生。他招了十二个门徒,传教于犹太各地,后被罗马帝国驻犹太总督彼拉多将这个上帝的儿子钉死在十字架上,死后又复活,与父亲共掌帝业。

  简短截说吧!不论是中国的上帝,还是外国的上帝,都是那么的英明、伟大。你想,那么英明、伟大的帽子扣在咱这芸芸众生的小脑瓜儿上,那小细脖儿实在是承它不起,千万要小心,别压折了脖子!

  有人说:金钱不是万能的。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。我说:上帝是万能的,上帝不万能,是万万不能的,为啥?请看下例:

  先说这吃的,一位上帝买了一袋“河套面粉”,花了138元,回家一吃,觉着有点儿不对劲,做了一碗面条,下锅一煮,一锅浆糊掺面条。同一个牌子,怎么就和原来买的不一样呢?于是,查书,上互联网,将面粉用火烧,用水泡,再买面,本事见长,几乎再也没有买到过假货。怎么样?上帝不学万能点儿行么?

  上帝要给孙子孙女买小食品,不但要细看包装上日期、文字、还要又拍、又闻,尽量拍出一些包装袋内的气体来,闻闻有无哈拉味,想买上不过期的小食品,上帝不万能点儿行么?

  上帝要买一块猪肉,带上几张白纸,对准猪肉狠狠按下去。此举为何?不说你也知道,上帝不万能点儿行么?不万能,你就得常吃注水肉!

  上帝要买甘蓝,得先用鼻子闻闻,有无“六六粉”味儿,闻过才掏钱。现在不行了,不是上帝的人用了没有气味的农药,哪还能用鼻子检测?赶紧去买试纸呀!不想多吃农药者,不万能点儿行么?

  再说这化肥、农药:上帝要买化肥,打开袋,一闻、二烧、三水泡,别说,鉴别真假准确率达90%以上。上帝来买农药,从瓶中取出一滴,放在小指上,用舌头舔一下,杀舌头者才是真货。想用点真的化肥,农药,上帝不万能点儿行么?

  上帝也好美,花了300多元钱买了一双名牌皮鞋,穿了几天,让脚汗把脚丫子沤个发白,找明白人看,人家说这不是真皮,是PU革,是一种合成材料,大呼上当,讨教于斯,人家讲:何以辨之?真皮有毛孔,用力吹呀!透气者真皮也。试了几回,果然灵验。后用此法,却根本就不灵了。为何?原来,商家有了更高的技术,在PU革表面用激光打出了气孔。再让你吹!后有朋友告诉我:“用火烧呀!取其一丁点儿皮样,一烧一闻可辨真假。”上帝不万能点儿行么?

  万能的上帝也有一不留神的时候,买一件“老头儿衫”,洗一水,成了老头儿露脐装,花200多元钱买一条“蒙霸”西裤,洗一水,那“霸”字左边多了一个三点水。这个“灞”在陕西,“蒙霸”何时加了水,又跑到陕西去了?你再看这裤子,裤长多了二寸,瘦了一寸,怎么伸也伸不进腿去。活该,谁让你这个上帝不努力万能呢!

  再说这住的:上帝要买房子,也得万能一把儿,先学识图,整明白这个“M ”有多大,那个“C”是何种尺寸。AC、EG、JK各是多少,什么地方有什么构造物,公摊系数是多少,弄明白建筑面积与使用面积的换算。这还不行,上帝还得会测量学,才能避免别人向你多要空心钱。要装修,你还得多少懂一点儿木工、瓦工、油漆工、电工、管路工……虽然烦透了,但也要整明白它,你不明白,他就糊弄你!上帝不万能行吗?

  再说行:就单说这交通工具吧。有一位上帝要买一辆摩托车,听说我早年在鸭鸡山农机校学习过半年的内燃机,要我同他一块儿去某专营商店选车,朋友听说“电喷车”节能、环保,要买“电喷车”,我们对着标有“电喷车”字样的摩托车看了半天,也没有发现有电喷装置,倒是老式的汽化器装在那里,起着将燃油和空气混合、产生可燃汽体的作用。坑不坑人?上帝不万能点儿,行么?

  再说这医药:晚上打开收音机,十有八九是如何提高性功能的讲座。不知何时,国人的肾一虚再虚,全国一片补肾声。这个丸,那个丹,是吃的;这个膏、那个散,是上的。专家教授在收音机里喋喋不休夸自己的产品多么好,上帝们打进电话,没说几句,专家、教授就敢给上帝们开出了诊断。我想,仪器检查还不太灵呢,一根电话线就可听诊出许多疑难杂症?比神医的悬丝诊脉高明多了!还有更可笑的呢!你再看他们卖的那些药,千人一方,难道一千个人都照着你的方子去生病不成?中医上讲辨症施治,一病一方。按症组方,才是治病之根本,难怪“六味地黄丸”在美国根本就不算是药,只能摆在“保健品”柜台上。为了不受这些半吊子专家、教授忽悠,你就得猛读《伤寒论》、《本草纲目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备急千金方》、《中华药典》,否则,就会让他们忽悠 少了你的钱,忽悠多了你的病。上帝不万能行吗?当然,你也可以不去万能,有病,赶快进正规大医院,将这一百来斤交给那穿白大褂子的。就说这白大褂子,碰着好的,花点儿钱,让你去了病。要是遇上个利欲熏心的白大褂子,明明一个头疼脑热,他非让你做 个全身“CT”外加八项化验。临了,再加个“心电”、“脑电”。你那小钱包搁几掏?哈尔滨一公费医疗患者,住了一些日子院,花了几百万的天价药费。病人都离开医院走了,医院还在继续收住院者的的药费、床费、护理费……可气不?上帝还是万能点儿好,真 有了病,咱也好配合治疗不是?

  看来,当上帝必须要当样样都要通的上帝。如果这样,那么,这个上帝也一定是样样都稀松的上帝!没办法,为了上帝的尊严,就得永无止境地学习,学习,再学习。如同海绵吸水一样,学会一切对上帝有用的知识。为此,本人郑重倡议:上帝们,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为把自己培养成万能的上帝而努力奋斗!

  上帝既然这么累,咱不当那玩艺儿不行吗?不行!只要你活着,就得当!上帝这帽子扣到你头顶上,想摘,没门儿!当也当不好,不当还不成。有些人,包括我在内,得了上帝恐惧症,只要不是上帝的人当着我的面说:“您是上帝!”我就有些心惊肉跳,不知道这不是上帝的人又耍什么鬼花招儿。如果他连叫三声:“你是尊贵的上帝!”就吓得我浑身发抖,抱头鼠窜落荒而逃。久之,便非常向往那没有上帝的日子。到哪儿去找?旧书里呀!

  司马光在《序赙礼》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:有一个叫陈策的,买了一骑乘马,回家后发现马不能备鞍子,又不忍心转卖他人,便喂养于郊外,老死了事。没想到他儿子利用过客失马之机,故意将马的背皮磨破,卖给了客人。陈策听后,连忙就去追赶买主,如实告之,此马不会备鞍。客人怀疑陈策不愿意卖这匹马,不理陈策,陈策解释再三,并让客人将马鞍子放在马背上试一下。果然,那马折腾了一天,也没有让备上鞍子。客人明白真情之后,非常感谢,陈策将钱给了客人,将马牵回。

  还有一个叫曾叔卿的,贩卖一批陶器去北方,却很久没有起程。一天,有个人前来要买他的全部存货,曾叔卿就卖给了他,顺便问道:“你这货去哪里出售?”那人说:“北方,就是你想去卖陶器的地方。”曾叔卿道:“北方是不能去的,因为前些日子那里受了水灾,人们都没有家了,谁还买陶器?我在这里迟迟没有动身,就是怕货运到那里遭受损失呀!”后来,曾叔卿还是把货自己留了下来,将钱退给那人。

  看人家陈策和曾叔卿那觉悟,那是相当的高,好不容易将一匹劣马卖出,却又赎了回来;好不容易将一批陶器卖出,到手的钱财又归了原主。这是一种什么精神?说句老话,这就是一种“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”的精神!

  其实,用了这多笔墨,才写出了胡总书记“八荣八耻”中的两个字,哪两个字?“诚”、“信”是也!

  我想,只要人人都“诚信”了,上帝也就当得不这么累了,上帝们也没有必要刻苦学习只有专家们才需要掌握的知识了。也没必要刻意把自己培养成万能的上帝了。

  讲“诚信”也不是一刀切,有人就是打心眼儿里不讲“诚信”。怎么办?我还有秘密武器,这个秘密武器一般人我不告诉他。啥武器?法呀!只要学好这个独门秘籍,全够用,何必再去啃那百科全书!以后,凡是碰到不是上帝的人哄骗上帝,诉之专管不是上帝的人的地方,那个地方就会帮你出了这口恶气!

  诚然,当不当万能的上帝,完全是您自己的事儿,作文人岂敢乱指迷津?


版权所有:Copyright© 2010总裁:柴春泽手机:13704765925E-mail: cfccz@263.net  912769722@qq.com 站长:刘海生常务副站长:张化国网站督察:李继明

技术支持:启天网络蒙ICP备06005774号蒙网警150402010117号蒙公网安备 15040202150517号